首页 |  科技 |  时事 |  文化 |  娱乐 |  健康养生 |  汽车 |  国际 |  军事 |  社会 |  综合 |  体育 |  财经 |  旅游 |  教育 | 
最新新闻
· 发改委:上半年东北经济增速与全国平均增速差距缩小
· 人人爱的西红柿炒鸡蛋,打鸡蛋的时候多加一步,鸡蛋滑嫩爽口
·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我们要对市场和未来充满信心
· 光明时评:一张身份证被办了52个手机号 运营商该担何责
· 2019年Q3全球超休闲游戏TOP20共获7.9亿次下载
· 徐翔旧部新动向:泽熙前研究总监史朝兴成立私募
· 美国测评网站:华为5G可折叠手机将亮相 配备麒麟980
· 关羽斩颜良诛文丑过程出现五个问题,每个都有两种答案,哪种对?
· 海外全新翼虎多图解析,未来国产定位高于翼虎,还有新名称?
· 黑科技重塑亲子关系?大数据打开家庭物联网的N种可能
推荐新闻
· 离婚后,如何狠狠报复前夫吗?这个女人只做了一件事,大快人心
· 专访微软Surface之父:解读Surface Go如何竞争iPad?
· 多家国际航司禁止携带部分型号苹果电脑登机
· 五一小长假高速免费,交警发布出行预警!
· 今日大雪:24节气水墨画,如果中国传统文化都这样推广,该多好……
· 没有你的旅行都是流浪
· 听见小康的声音!交汇点新栏目《听·见小康》23日上线
· 找工作的小伙伴速戳!两家省属事业单位招聘等你来
· 电影《罗小黑战记》来青路演,导演木头:国产动画在爬坡的路上
· 中国代表:中方无意参加所谓“中美俄军控谈判”
相关新闻
· 全国最适合养老的10座城市最新出炉!
· 已有新欢还去前任楼下苦等一小时?别心疼爽妹了,脸疼
· 评论:货币政策松紧适度 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水平
· 最高水位187厘米!水淹“水城”威尼斯进入紧急状态
· 西游记中厨艺排行第一的厨师是谁?唐僧、孙悟空被伺候的很舒服!
· 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弋江市监所开展餐饮单位液化气瓶安全专项检查
· 陈浩:下轮牛市爆发点在哪里?
· 北京卫健委:完善综合保障制度 推进医保支付改革
· 快讯|注意!本周日可以买2019年春运火车票了
· 免费题库随便刷,冲刺备考必备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时事 >帝宝娱乐场账号注册·这个没拜过山门的野道士,成了我的教主和男神
帝宝娱乐场账号注册·这个没拜过山门的野道士,成了我的教主和男神
作者:未知    点击数:4994    更新时间:2020-01-08 10:21:46

帝宝娱乐场账号注册·这个没拜过山门的野道士,成了我的教主和男神

帝宝娱乐场账号注册,每日人物

“教主”小时候是村里一霸,还自创了一套娃娃拳。“其实娃娃是为了好听,原来意思是哇哇,就是打人之前你先哇哇惨叫一声,让他吓一跳,趁着这一跳的工夫出手,他来不及反应”。

如今的李静晓

每日人物(id:meirirenwu) 文 / 韩 逸 编辑 / 陈 璇

我认识李静晓3年了,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一个礼拜。每见一次,他胖一圈,胖了70多斤。

李静晓变胖前的自拍

体胖绝不是因为心宽。就我所知,他的日子总过得跌宕刺激,赶得上一部都市言情惊悚悬疑武侠小说。

2013年9月,烟台大街上的改装摩托车比现在要少得多。那时,深夜骑着一辆呼啸而过的野狼,就可以横行南大街和滨海路。“拉风,带劲,作死。”每当看到这些追着风跑的少年郎,我都羡慕嫉妒带咸吃萝卜淡操心地默默评价一句。

李静晓开着借来的摩托车在小巷里穿梭

我没想到,第一次见李静晓,就坐上噪音比马力大得多的梦之摩托车,在老城区的大街小巷里穿来游去。尤其车还是别人借给他的。

坐上去的感觉一点都不酷,风呼呼地差点掀翻头顶的帽子,穿梭在车流中吓得人两腿发软,而且我背包里还有沉甸甸的相机和笔,怀里捧着一大包月饼和滚热的鸡蛋。

偏偏李静晓一点都不照顾我的感受,哈哈哈笑着骑得飞快,一边大声给我讲着佛经儒学道德经,一边奔向下一个他熟悉的垃圾箱。月饼和鸡蛋是送给拾荒老人吃的。快过中秋节了,李静晓觉得老人们可能舍不得买月饼吃,就想自己张罗。鸡蛋能补营养,那就加俩鸡蛋。

主意来了,才发现自己没有一次煮那么多鸡蛋的大锅。这可不是事儿,他发了条朋友圈,问人借。于是大家你几斤鸡蛋,我几个月饼,一晚上凑了400多块钱连一堆吃的。连锅,连送东西的摩托车,都有了。

那会儿,众筹的概念还没有现在这么普遍。李静晓的行动在理论出现之前,他空手套月饼,替一大群有心没空的人做点好事儿。

我觉得新鲜,就跟在屁股后面采访他,想看看是不是真的能把这些筹来的钱花在老人身上。

结果一见面就大出意料。

习惯了“做慈善”发月饼的人总是西装革履一本正经,所以他宽袍大袖嬉皮笑脸地降落到我眼前的时候,我以为见到一个年轻的少林寺俗家弟子。普通的棒球帽被剪掉了前面的帽沿儿,像一个圆滚滚的瓜皮帽,还有肥大的裤腿儿和衣裳,说不上哪里奇怪,反正……有点自顾自的舒服和随便。

他倒是一脸轻松自在。“你敢坐摩托车吗?”“有什么不敢?我都会骑!”“走,上车!”上车起飞之后我才发现说了大话,赶紧在他说抓紧之前,紧紧抓住了他的后襟。于是风一样地走街串巷。

没有什么既定目标,就沿着主干道,遇见岔路便拐,遇见小区便进,遇见老人便停。也没什么像样的开场白,只拿上一份包好的月饼鸡蛋,递到人家面前。

“大许(叔),好过节了,这个月饼你拿着尺(吃)哈。”地道的栖霞口音,也不管人家听懂了没,更不等人家说声谢谢。

“唉,你下次慢点,我还没来得及拍呢!”“那样儿太假了,跟演戏一样儿,送出去看他们吃上就行了。”我没想到,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干。

文化路后面那条街捡垃圾的老人是个有故事的伤残军人;海滨小区拐角的那个垃圾箱边上的大姨儿子在外面打工;二马路做环卫的大叔下班比较早有时开出租的侄子会来接他走……他对市区的拾荒老人,好多都像自家长辈一样熟识。

“你怎么知道的,这都?”我问。

李静晓一脸的理所当然:“聊的啊,你跟他聊聊就知道了呗。”

我看着他的眼睛,竟不似作伪。好像人跟人之间本来就应该这样,没有任何陌生隔阂,满是友善和关怀。我踏踏实实地在他的摩托车后座上坐了一整天,顺便听了听他传奇的人生前20年。

他小时候是村里一霸。喜欢生事,好打架。因为实战经验丰富,还自创了一套娃娃拳,打遍全村无敌手。早早辍学之后,到烟台谋生活,跟着兄弟儿上了电视,让他的娃娃拳露了一回脸。

我听着可乐,问,为啥叫娃娃拳?他倒不好意思了,“其实娃娃是为了好听,原来意思是哇哇,就是打人之前你先哇哇惨叫一声,让他吓一跳,趁着这一跳的工夫出手,他来不及反应”。

2011年,静晓的表弟去世了,那会儿他22,他弟弟21。静晓去守了一晚上灵,回来病了两天。那以后,他开始信佛,很少主动找人打架了。

晚上在酒吧街卖冰淇淋和小玩意儿,他每天悠悠然睡到中午,然后进货码货卖货,忙活到凌晨,与泡吧的红男绿女嬉笑调侃,跟这个城市躁动的青春一起融进夏夜。

白天,他把自己的小屋子收拾得一尘不染,有时打打拳,练毛笔字,看佛家道家的书,过着老头子一样的生活。

“你怎么想到做这些?”每当面对所谓好人好事提出这样的问题时,我都会难以避免地觉得自己好蠢。因为高大上的答案我自己都能编出来,类似于“没有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我相信其他人也会这么做”。

其实,大多数人做不到,更想不到。

可静晓的神奇之处在于,他根本不觉得这算什么好人好事儿。他经常这么干,随便跟路边的人聊天,看到谁没吃的,就想着给人家买点分下。

比如我们一起在伤残老兵家里长坐,听他激情满怀地照着墙壁上的谱子唱染血记忆里的军歌,说着现状的艰难和家长里短,我会忽然灵魂出窍,觉得自己跟李静晓坐在这里,是很正常不过的事儿。

走出来的时候,他不会有那种施与者的“自觉”,而是跟我说,你看,老人的人生经验都很有用吧,他们说的话特别有道理。

饿了时,随便在路边马马虎虎买俩饼,他吃得狼吞虎咽,我看得喉咙发干。最后,我把他领回办公室,领了一份放满粥的盒饭。他吃得很欢,还一直说,太饱了。

那一次简短的采访过后,我们理所当然地成了朋友。好像我忽然成了这个城市“李静晓教”组织的神秘一员,平时背负着低调地做个普通人的使命,而在看到他时,就可以随时和任何人开启聊天模式,去顺手帮一下需要帮助的人。

有天静晓回老家,我厚着脸皮蹭他借来的摩托顺风车。

一路上,戴着酷酷的风镜和头盔,省道和青草、苹果地和大白杨呼啸着跑到身后。我张着手摸着不知道多少罩杯的风,心情比夏天的蚂蚱还张扬。林子又深又密的时候,静晓停下来,无比自然地跑去路边撒了个尿。

到了我家门口,他忽然从后座下面拎出一只热气腾腾的烤鸭,“呐,捎给你奶奶的,让老人吃吧。”这自然的劲儿让习惯了假模假式的我忽然不太好意思了。哎,我一个搭车的,都没给你妈妈买点什么东西。那行吧,谢谢你。

很久没联系李静晓。有天走在大街上,忽然被他叫住。惊喜写在我的脸上,可是他的脸却肿得不像个样。

原来他因为酒吧里的一点纠纷被人打坏了眼睛,生意也不做了,打激素治病,整个人胖得几乎脱了形。我一边心疼,一边只能说,“眼睛不能耽误啊,一定要好好看”之类的片汤话。

但我竟然忽略了,那么能打的李静晓,怎么会被打?“人家当时喝多了根本不是故意的,不值得去找啊,算了。”后来很久之后再见面,他才告诉我,那天晚上他没还手,也没要赔偿。

一直没断了来自李静晓的消息。他去卖手机卡了,他去卖苹果了,他又去做小吃了……名片上流水一样印过五花八门的职务,醒目的位置写着“玄妙道人”。“唉,你不是信佛?”“嗨,信佛不痛快。心里不高兴了,脸上还得跟人笑眯眯的。道士行,生气就骂。”

哈哈,信仰都这么随便,要我说,他早就可以自成一教。我不懂佛道的教义,但他也不见得全懂。不过看来也根本没什么关系,至少他常常跟着道观里的师父念叨“不欺暗室、不履邪径”“善缘必定好运”“广积阴德”。

李静晓在送外卖的过程中

送外卖的时候跟人家蹭了车,也会强压一压自己的路怒症,不会随便动手了。就这么着,没拜正经师父,也没入哪个山门,静晓自己留了个冲天辫,挽上了髻,每天穿着宽松的功夫褂子,吃肉喝酒娶媳妇,自在快活。

如果不是静晓儿子在医院查出紫癜,我兴许永远都不会看见他发愁。那时他的喜娃刚刚半岁,两个年轻人都没啥积蓄。治病花起钱来风快,没有时间做买卖,生活一下子变得紧紧巴巴。

静晓在朋友圈发了条求助状态,大家二话没说,帮他凑足了医药费。

儿子治好了病,静晓的通讯录要忙活了。原来的张三李四,统统改成了喜娃恩人张三、喜娃恩人李四。款项一笔一笔记着,他打算慢慢还。儿子周岁的时候,静晓摆了一桌酒,请的全是他单线联系的下线,“李静晓教”的成员。

李静晓和妻子以及他们的喜娃

参与人员两两之间全都互相不认识的饭局,本该存在着迷之尴尬,却异常地和谐与热闹。大家看着使劲儿吃奶使劲儿哭的喜娃,都感觉到了生命的美好。

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工作需要,我总是得跟各种各样的人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静晓的影响,这事儿变得越来越自然。门卫大叔、酒店前台、营业厅保安、环卫工阿姨……朋友们会惊异于我怎么能走到哪里都能直接喊出人家的名字,收获一个大大的笑容。

每当这时候,我都要云淡风轻地宣传一句教义:“这有啥啊,你跟他聊过就熟了呗。”

直到有一次,在购物城跟卖鞋的摊主搭腔,说着说着聊起“我有一个朋友,会给路边老人送鸡蛋”,摊主大哥忽然一脸确定地讲,哦,李静晓,我知道他。

“教主……”那一瞬间我真想眼含热泪,请卖鞋大哥给我打个八折。想看更多,请关注每日人物(id:meirirenwu)微信公号。

责任编辑:匿名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Copyright 2018-2019 100orpheu.com 深柳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