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时事 |  文化 |  娱乐 |  健康养生 |  汽车 |  国际 |  军事 |  社会 |  综合 |  体育 |  财经 |  旅游 |  教育 | 
最新新闻
· 徒步方队首次安排两名女将军受阅
· 轨道上的京津冀初步形成,互联互通卡覆盖地级以上城市
· “哈锅牌”,让世界爱上“中国造”
· 2019249期小霸王排列三分析:双胆关注2、8,直选看好大
· 我省强化安全生产主体责任监管
· 2018年青岛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0820元 年均增长8.9
· 亲爱的祖国,我们用热血青春向您致敬
· 5G医院建设将迎来首个行业级标准 卢清君:未来将逐步构建行业
· 登陆济南两年多嘀嗒出行要抽成?的哥们认为是“过河拆桥”
· 上海优化国资布局,这两个80%以上注意啦
推荐新闻
· 袁隆平和吴文俊同获最高奖,吴文俊事后,用这四句话评价中国神农
· 打造集群品牌,助推品牌强国
· 登陆济南两年多嘀嗒出行要抽成?的哥们认为是“过河拆桥”
· 中国记协书记处书记吴兢出席论坛开幕式并致辞(全文)
· 让“她”职场无忧
· 双牌县人民政府第32次常务会议召开
· 国庆假期烟台机场运送旅客21.8万人次
· 住鄂全国政协委员开展庆祝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主题参观考察 坚
· 安徽淮北:“对症下药”整顿软弱涣散村
· 国家邮政局发布2019年国庆期间全国邮政行业运行情况
相关新闻
· 展示四新唱响晋字牌 第六届山西农博会将于9月29日开幕
· 滨州博兴政务直通车10日起开始执行冬季运营时间
· 香港3男2女竟阻止港警进商场执法!新港城5名职员被捕
· 认识了射手座人,何愁没有乐趣?
· 蒋大为全国慈善巡演拉开帷幕
· 杨向红:丽江九子海,一个美得让人窒息的世外村庄
· 女子持普通票到商务优先窗口咨询遭无视,网上诉苦后网友却不买账
· 永修县立新乡严守居民“舌尖安全”
· 上海良信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第九次会议决议公告
· 小于10平的厨房如何装,现在流行这样弄,小空间的高效利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时事 >探索历史唯物主义的中国逻辑
探索历史唯物主义的中国逻辑
作者:未知    点击数:281    更新时间:2019-11-08 20:30:03

应当指出,中国唯物史观的逻辑主要围绕中国社会的发展,反映中国的需要和中国特色。然而,这并不排除它对许多国家和与中国发展情况相似的国家具有借鉴和启示意义。虽然不同民族的具体发展措施存在差异,但在探索这些具体的发展路径和发展模式时,思维方式是相当的,值得借鉴和学习。因此,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国历史唯物主义逻辑的普遍意义。

新时期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项重要理论任务是探索和构建中国唯物史观发展的逻辑。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传入中国后,中国的历史唯物主义逻辑逐渐形成,但它在过去的社会实践中并不是一个自觉的理论问题。进入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阶段后,探索历史唯物主义的中国逻辑已成为当前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中一个自觉的理论问题和亟待回答的问题。

唯物史观的普遍意义

唯物史观从人类历史发展的宏观角度解释了社会发展的过程,展示了各个地区和民族发展的历史共性和共同规律。这一共同的基本规律在不同民族的发展中必然有不同的具体表现,从而形成了唯物史观的一般理论和唯物史观的具体民族化逻辑的区别。中国唯物史观的逻辑不同于唯物史观的一般理论逻辑。一方面,中国社会发展的总体进程和历史趋势没有超出唯物史观的基本视野。然而,由于中国社会不同于其他民族的实践内容和特点,唯物史观基本规律在中国语境中的具体表达必然带有中国民族的特点。另一方面,由于这种特殊性,唯物史观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必然要求把唯物史观的一般理论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创造出一种中国形式的唯物史观,即唯物史观的中国逻辑。

因此,必须指出,历史唯物主义创始人关于社会发展一般规律的讨论和基于一般规律的社会主义革命战略和道路的讨论都有特定的历史背景。唯物史观创始人对某一地区、某一民族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发展过程的论述和结论,不能简单地转移到其他地区、其他民族作为唯物史观的一般理论。一方面,马克思恩格斯关于19世纪社会主义革命战略的论述反映了唯物史观的一般理论及其要求;另一方面,它主要以西欧的社会发展为基础,反映了西欧的社会特征。在这方面,它可以称为西欧历史唯物主义逻辑。这种逻辑是历史唯物主义在西欧的呈现,符合西欧社会的特点。西欧历史唯物主义逻辑等同于历史唯物主义的一般理论,而不是被理解为历史唯物主义的民族化。这是对历史唯物主义的长期误读。

应该正确理解西欧历史唯物主义的逻辑。不能说马克思对历史唯物主义一般概念的定义和对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的解释都完全基于西欧社会,只适合西欧社会。事实上,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等历史文献中阐述唯物史观的基本概念时,使用了更多西欧社会发展的例子。他制定的具体社会主义发展战略主要是关于西欧社会的。很容易混淆历史唯物主义的一般逻辑和西欧历史唯物主义的逻辑。然而,在马克思看来,历史唯物主义的一般理论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民族化逻辑是有区别的,特别是在马克思晚年的人类学研究中。晚年,马克思密切关注东方社会的发展,探索东方社会的革命策略、道路和方式。这表明马克思区分了历史唯物主义的一般逻辑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民族化。马克思早年在解释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则时,使用了更多西欧社会发展的例子。一方面,西欧的例子在解释唯物史观的基本概念方面更具代表性和代表性。另一方面,从更多地使用西欧例子到突出东方社会现实的历史演变恰恰表明了马克思思想的发展。换句话说,即使马克思早年没有清楚地认识到历史唯物主义的一般逻辑和西方历史唯物主义的逻辑之间的区别,但在晚年的人类学研究时期,马克思有意识地看到,他不能简单地把西方历史唯物主义的逻辑应用于东方社会,而应该把历史唯物主义的一般理论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民族化逻辑明确区分开来。

建构中国逻辑的历史必然性

从以上解释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历史唯物主义逻辑的建构不仅是可能和必要的,而且是必然的。由于历史唯物主义在其发展过程中必然会采取民族化逻辑的形式,中国历史唯物主义逻辑的建构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能的。尽管马克思没有像西欧历史唯物主义逻辑那样详细阐述中国的历史唯物主义逻辑,但马克思现有的论述提供了一个方法论原则,为中国历史唯物主义的发展提供了要求和启示。

构建中国历史唯物主义逻辑,必须审视历史唯物主义普遍理论及其民族化逻辑之间的辩证关系。一方面,中国唯物史观的逻辑在基本理论和方法上与唯物史观的一般逻辑完全一致。中国唯物史观的逻辑首先是唯物史观,是唯物史观的一种具体形式。中国逻辑的建构必须首先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规定。我们不能片面强调“中国”的特点,不能把所有体现或具有中国特色的知识和概念不加区别地纳入“中国逻辑”。我们甚至不能认为符合当前需要的概念和概念可以归入历史唯物主义中国逻辑的范畴。另一方面,中国唯物史观逻辑在发展过程、路径策略、阶段性目标和具体实践任务等方面必然不同于其他唯物史观民族化逻辑的要求。构建中国的历史唯物主义逻辑,必须在坚持历史唯物主义普遍逻辑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展现和突出中国的特点和特色。这是构建中国唯物史观逻辑的初衷和核心。

就此而言,苏联模式失败的主要问题在于缺乏对历史唯物主义的普遍理论及其民族化逻辑在不同民族地区之间关系的合理处理。苏联模式的形成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苏联的特点,反映了苏联的现实,是苏联社会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实践产物。然而,为什么苏联的实际发展模式最终失败了?因为苏联没有真正认识到历史唯物主义的一般逻辑和民族化逻辑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合理把握西欧历史唯物主义逻辑的价值和地位。一方面,苏联把唯物史观创始人对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战略的解释等同于西欧的社会发展,等同于唯物史观的一般理论。它没有看到西欧逻辑的特殊性和与苏联社会的区别,从而教条地照搬了历史唯物主义创始人根据西欧的特点得出的结论。另一方面,苏联无视各国社会发展的特殊性,强行将苏联模式延伸到其他国家,单方面提升苏联模式的地位,并将其视为社会主义发展的普遍道路,这是混淆历史唯物主义的普遍理论与民族化逻辑的又一极端表现。

在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史进程中,也存在着这样的教条主义现象,民族化逻辑等同于历史唯物主义的一般理论,因而只是简单地照搬和照搬。虽然我们及时纠正了教条主义错误,在中国革命过程中挽救了中国革命,虽然改革开放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深入人心,但理论界对唯物史观及其中国逻辑仍存在误解。澄清这些误解对于深入理解中国唯物史观的逻辑具有重要意义。从表面上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但本质上它们表达了同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即历史唯物主义的中国逻辑。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形成唯物史观的中国逻辑。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在探索历史唯物主义的中国逻辑。唯物史观中国逻辑的探索和建构构成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和发展一个世纪的中心线索。这也是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基本核心问题。

历史唯物主义作为中国话语

中国历史唯物主义逻辑的建构不是重建历史唯物主义理论,也不是用新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取代原有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本质上,它是历史唯物主义的中国形式,是历史唯物主义在中国语境中的具体体现。它在基本原则、立场、理论和方法上与历史唯物主义基本一致。如果把历史唯物主义的一般理论比作主干,那么历史唯物主义的民族化逻辑就是分支。它与中国历史唯物主义逻辑的区别不仅在于分支与主干的区别,也在于分支与分支的区别,这反映了中国特色与其他民族化逻辑的比较。因此,历史唯物主义的中国逻辑并不关注人类社会发展的宏观过程(尽管它不可避免地包括这一方面),而是从这个宏观角度探索中国社会发展的路径、模式、战略和具体过程,并由此探索中国社会建设和发展的具体规律。

中国历史唯物主义逻辑与其他民族历史唯物主义逻辑的区别不仅体现在中国革命的道路上,也体现在中国社会建设和发展的道路上。它不仅明显不同于西欧唯物史观的逻辑,也不同于苏联和东欧唯物史观的具体逻辑表现。因此,中国的现代性发展道路不同于西方社会的古典现代性,即以西欧逻辑为代表的发展模式和以苏联模式为代表的现代化进程,而是在于新型现代性的建构。这种新的现代性代表了中国唯物史观的逻辑。一方面,现代化的发展是一个普遍的历史规律和发展过程,中国社会不可能跨越现代化的发展阶段。另一方面,中国的现代化在具体发展路径、发展模式、发展进程和发展战略上不同于其他民族和地区,需要探索和建构中国唯物史观的逻辑。事实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凸显了中国唯物史观的逻辑。当然,尽管中国唯物史观的逻辑已经逐渐形成,但建设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还需要在理论和实践上进行艰苦的探索。

应当指出,中国唯物史观的逻辑主要围绕中国社会的发展,反映中国的需要和中国特色。然而,这并不排除它对许多国家和与中国发展情况相似的国家具有借鉴和启示意义。虽然不同民族的具体发展措施存在差异,但在探索这些具体的发展路径和发展模式时,思维方式是相当的,值得借鉴和学习。因此,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国历史唯物主义逻辑的普遍意义。

唯物史观的中国逻辑需要由唯物史观的中国话语以理论形式呈现。换句话说,中国历史唯物主义逻辑的理论表述是中国形式的历史唯物主义,即中国话语的历史唯物主义。在强调建构中国话语的唯物史观时,不仅要把唯物史观的原始话语形式转化为中国话语形式,用符合民族思维和文化习惯的语言形式呈现唯物史观的思想和理论,而且要探索和建构唯物史观的中国逻辑。在这方面,中国探索唯物史观的逻辑与中国建构唯物史观的话语基本相同。唯物史观的中国逻辑需要在中国话语中呈现,唯物史观的中国话语表达了唯物史观的中国逻辑。

(本文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马克思恩格斯城市思想研究与当代马克思主义城市观建设》(18azx001)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苏州大学哲学系)

资料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庄有刚

彩票江苏快三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 陕西11选5投注

责任编辑:匿名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Copyright 2018-2019 100orpheu.com 深柳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