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时事 |  文化 |  娱乐 |  健康养生 |  汽车 |  国际 |  军事 |  社会 |  综合 |  体育 |  财经 |  旅游 |  教育 | 
最新新闻
· 台风肆虐,日本人“宁死不买韩国泡面”?日网友:单纯不好吃
· 22岁女子患怪病落“水晶泪”一天最多可产50颗
· 英国女走私毒品日本被捕:体内藏138粒兴奋剂胶囊,值406万
· 王双泉:上世纪90年代,我任驻巴黎记者时采访希拉克总统二三事
· 泽曼:我不喜欢科索沃,捷克或将成欧洲第一个撤回对科索沃独立承
· 波音邀请中国民航飞行员通过模拟机体验升级后的737 MAX
· 东盟记者 日报哥,这对CP你站不站?
· 不满爸妈灭鼠,俄罗斯小男孩开启说教模式:爸!假如你是老鼠
· 日高考改革不考英语,考生不干了
· 坚守海疆、遇险救人 见证通信员工不平凡的感动
推荐新闻
· 美推出维护霸权新策略,强国当强心,软弱只会导致得寸进尺
· 爱港人士成立“禁蒙面法推动组”推动特区政府订立《禁蒙面法》
· 坚守海疆、遇险救人 见证通信员工不平凡的感动
· 黄之锋窜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爱国留学生起立唱国歌表达抗议
· 叙利亚北部正激战,部分IS武装分子越狱
· 又被拘?法国“蜘蛛人”在德国攀登153米大楼被警方拘留
· 辽宁辽阳首届国际马拉松赛鸣枪 八千余跑者穿越“千年古城”
· 可爱!送走外地游客,重庆开始哄本地居民了
· 日本佳子公主首次外访奥地利
· 乌克兰再度被坑,说好的军援,美国扣下不给了
相关新闻
· 牟平:以解决问题成果检验主题教育成效
· 共青城市耀邦红军小学举行主题升旗仪式
· 贵州省地震局原局长王尚彦被双开:违规多占住房,违规公款购买茅
· 扮男装最强女星,刘亦菲瞬变黑土黄,赵薇也吃尽苦头
· 公众公认人物才配称“公众人物”
· 兰州大学:自强不息 独树一帜
· 太好了!中国女排夺冠后第1笔额外奖金:300万人民币,朱婷领
· 国庆七天 网友们都关心啥?——《问政河北》10月1日-10月
· “哈锅牌”,让世界爱上“中国造”
· 长治市举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微电影(微视频)大赛颁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国际 >200多年美国史,贸易政策一直是痛苦政治冲突的源头
200多年美国史,贸易政策一直是痛苦政治冲突的源头
作者:未知    点击数:3288    更新时间:2019-11-08 08:46:18

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不同于他的前任。特别是,他反复推行的关税政策引起了中国人的注意。然而,当时间延长时,许多暴风雨的波浪会变成小波纹。通过详述200多年来贸易政策变化的历史,这场沉重的“贸易冲突”显示了美国是如何一步步进入全球体系的,也解释了美国制定贸易政策背后的根本原因。

道格拉斯·欧文(Douglas a.irwin)是美国著名经济史学家,达特茅斯学院约翰·法经济学教授。在这场“贸易冲突”中,他从政治博弈的角度观察贸易政策的变化。他的贸易政策就像一只披着盔甲的森林巨兽,被猎人射出的利箭包围着。然而,它仍然是稳定的,很少偏离现有路线,并且具有惊人的稳定性和连续性。“纵观美国历史,贸易政策一直是痛苦的政治冲突的根源,”这些冲突尖锐而频繁,几乎贯穿了美国的整个历史。然而,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很少改变贸易政策的基本趋势。因此,欧文只将200多年的历史分为三个阶段:从“独立战争”到内战,从内战到大萧条,从大萧条到现在。换句话说,直到2016年作者完成写作,他只观察到两个重要的转折点:19世纪60年代的内战和20世纪20年代末的大萧条。

作者认为,贸易政策惊人的稳定性主要是由于美国工业稳定的地理分布。跨境贸易的生产,如作物种植、矿产资源开采和制成品生产,往往集中在美国的特定地区,并将持续很长时间,不是几个世纪,而是几十年。例如,棉花来自南卡罗来纳州和得克萨斯州,钢铁来自宾夕法尼亚州和俄亥俄州,烟草来自弗吉尼亚州和肯塔基州,金融服务相当于纽约。在这方面,一些行业依赖出口,而另一些行业迫切需要进口保护,以避免来自外国的竞争。各地区和行业的利益由其议员在议会中代表,这相应地显示了长期的稳定。只有当产业的地理分布和贸易构成发生变化时,区域经济利益才会发生变化,国会对贸易政策的投票模式才会发生变化。否则,只要贸易政策由议会主导,这种局面将难以改变。十九世纪六十年代的内战是一个例外,它重组了南北之间的政治力量。

美国宪法制定者设计的政治制度也使得重大政策变化难以实现。在联邦政府内部,权力由众议院、参议院和行政部门三个实体分配,每个实体代表不同的选区。法案的通过需要三个机构的批准。因此,对贸易政策的重大调整要求众议院、参议院和总统由同一政党控制,这就是作者所说的“统一政府”自内战以来的150年里,“统一政府”只从一个政党转变为另一个政党10次。特朗普2016年当选总统是第10次。

该书的译者之一余江县曾参与翻译许多经济书籍,包括《21世纪的托马斯·皮凯蒂首都》。他说这本书的标题是“贸易冲突”,可能会引起一些读者的误解。事实上,欧文的“冲突”并不主要是美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贸易争端,而是紧密围绕着国内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及其对贸易政策的影响。"归根结底,美国的贸易政策是这些利益集团之间博弈的结果."

贸易冲突:美国贸易政策的200年

道格拉斯·欧文

中信出版集团2019年7月版

余江县对话译者:影响美国贸易政策的最重要因素是美国独特的制度设计

“全球化”使边缘化的人得不到很好的保护。

第一财经:翻译完这本书后,你会对特朗普贸易政策的未来方向形成一些看法吗?

余江县:我原本以为全球化的趋势无疑会继续,但现在看来,这更是我愿望的反映。当前,全球化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特朗普是自由贸易的坚定反对者吗?恐怕我不能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他的方法有时很有争议。他喜欢用推特来激起公众舆论,用威胁性的语言来攻击特定的国家,并轻易地放弃原有的规则、条约和对话平台。特朗普开了一个坏先例。例如,日本现在正使用残酷的手段挑起日韩之间的贸易争端。然而,从结果来看,特朗普挑起的许多争端最终都能得到解决。他不能完全撕毁原有的贸易框架,而只想争取更多的利益。他非常规的方法都是为了讨价还价,以换取他认为与美国平等的结果。他不能完全抛弃中国,但他必须扩大出口。

特朗普不同于美国前总统。虽然他出身富裕家庭,上了一所好大学,但他一直是政界之外的人,突然掌握了国家的最高权力,这在美国历史上相当罕见。他的当选是由于意想不到的因素。像欧文的贸易政策一样,它与美国特殊的政治制度有关。特朗普获得的选票比希拉里少280万张,但他是在“选民制度”下获胜的特朗普获胜的关键是赢得几个“摇摆州”。同样,为了再次当选,他必须赢得摇摆州的选民,尤其是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老工业区的白人选民——“全球化的受害者”。因此,即使贸易政策和争端会损害美国经济的整体利益,他也会忽视它们。这是欧文作品的一个重要启示:应该关注美国独特的系统设计。

第一财经:特朗普目前的选择是否有更大的背景,例如,与美国当前的环境有关?民粹主义和保守主义正在许多国家出现,包括美国和欧洲。

余江县:中国崛起是一个更大的时代背景。可以说,自布什时代以来,美国就开始把中国视为假想的对手。另一个背景是,整个世界都有民粹主义和保守主义的趋势。近年来,全球化的弊端日益暴露,引起了许多学者的热烈讨论。例如,几年前,我参与了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21世纪的首都》的翻译。他对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均的关切是一个全球性现象,这也引起了对“全球化”的进一步思考。

“全球化”确实有助于落后国家的发展,特别是那些新加入国际贸易体系的国家,也使发达国家受益。然而,具体而言,在每个国家内,国内各级收入差距基本上正在扩大,这导致了每个国家内严重的社会问题。例如,这个阶层的流动性已经下降,这打击了年轻一代的信心。阶级冲突和种族冲突重新燃起。一些群体的收入停滞甚至恶化。例如,美国一些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有相对较大的差距。这些“全球化”边缘群体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助长了“反全球化”的逆流。

另一方面,世界经济和信息交流已经高度全球化,而全球治理相对落后。气候变化、贸易争端、资本流动和对跨国企业的监管,以及暴力冲突和跨境移民,都是覆盖全世界的公共问题,但缺乏高效和有效的协商和执法机制。例如,巴黎气候协议,美国很随意地退出了。如果经济全球化与落后的治理结构之间的矛盾得不到很好的解决,负面的外部效应将制约全球化的发展极限,国家可能走向自我保护和极端,形成恶性循环。

贸易保护不一定促进优势产业。

第一财经:欧文认为美国的贸易政策相当稳定,但他也提到,当参众两院和总统都由一个政党领导时,贸易政策可能会发生重大变化。在美国历史上,“统一政府”出现过多次,自内战以来,两党之间发生了十次过渡。这样,稳定就不是贸易政策的制度特征。作者用什么方式提到“稳定性”?

余江县:笔者所说的“稳定”是指总体趋势。总的来说,美国历史上有两次重大的贸易政策转变,一次是“内战”,另一次是“罗斯福新政”。在第一次转变之前,即在革命战争和内战之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收入主要依赖关税。内战后,贸易政策的目标转向“限制”,即制造贸易壁垒,保护某些国内产业免受外国竞争。当时,联邦政府贸易政策的主要目标不再是创造税收,而是提供工业保护。在第三阶段,罗斯福新政后,政策目标开始转向“互惠”。政府不仅保护国内企业,还争取更多的出口。美国主动降低贸易壁垒和关税,以换取其他国家的相应让步,从而增加贸易的自由和开放。

这两大转变之间也有微小的贸易政策调整。在组成“统一政府”时,进行这样的调整相对容易,但仅仅形成一个根本性的转变是不够的。例如,在第一阶段,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内战”,代表北方的辉格党(共和党的前身)与代表南方的民主党进行了激烈的斗争。北方议员希望提高关税以保护工业部门,而中国南方农业领导人希望尽可能降低关税以促进农业出口。辉格党建立统一政府后,他们大幅提高关税,当民主党掌权时,他们降低关税。这种调整可能会经历许多年,是一个相当大的变化。但是作者写的是200多年的历史。长期观察,反复上下调整并不是趋势的重大变化。

第一财经:“内战”是如何具体影响美国关税政策的?

余江县:贸易政策是美国政治决策的结果。政治决策取决于美国政治的规则。作者认为,美国贸易政策的主要战场在于国会,而国会是由投票模式主导的。“内战”给政治结构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整个南方的独立已经被击败,代表南方的民主党也受到很大影响。林肯上台前几年,民主党仍然占据主导地位,但林肯上台后,战争爆发,民主党分裂,完全失去了发言权。在随后的20至30年里,民主党没有复苏。也就是说,从那时起,对北方有利的保护性关税政策已经牢固确立并持续了很长时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调整,如果没有战争,这将很难实现。

还有一个真正的原因。内战期间,联邦政府的军费开支大幅增加。为了打这场战争,政府还必须提高关税以增加收入。美国还出台了一项国内税收法案,以进一步增加政府收入。这在美国历史上非常重要。从内战开始,一个完善的国内税收体系逐渐建立起来。即使扣除国内税收,由于政府积累了太多债务,战后很长一段时间高关税仍难以降低。

第一财经:内战后,美国加强了对外国进口的控制,提高了关税壁垒。除了刚才提到的国内因素外,这是否也与当时美国制造业在国际市场上的比较优势有关?

余江县: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到第二次工业革命,美国制造业落后于英国等欧洲国家。以英国为核心的工业革命首先在欧洲普及。当时,美国主要向欧洲出口相对初级的原材料,但在高端产品方面缺乏竞争力。一些能提高生产效率成百上千倍的机器被英国禁止出口。技术人员用他们的大脑写下设备的蓝图,并将其复制到美国。这一追赶期持续了很长时间。美国采取贸易保护措施来抵御当时欧洲先进企业带来的竞争。

然而,作为一名以自由市场为导向的经济学家,作者怀疑这些贸易保护政策是否最终会造福于整个国家。他引用了大量的研究,表明贸易保护不一定促进优势产业,而是保护应该淘汰的企业和产业。内战后,北方议员的主要目标是维护自己选民的利益。至于这些政策是否有利于国家的整体利益,他们可能很难考虑。因此,他们的选择不一定是整个国家的最佳选择。中国也有类似的情况。没有特别保护的部门,如电子和纺织品。相反,它们在国际上发展得非常有竞争力。

总统领导的贸易政策比议会的更全面。

第一财经:“罗斯福新政”是另一个转折点。大萧条后,一个国家的经济政策可能会更加保守。然而,在20世纪30年代,美国政府选择了更加积极和开放的政策。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余江县:罗斯福的国务卿是科德尔·赫尔。作者在讲述政治意识形态对政策的影响时特别提到了这个数字。他不是一个只能表达自己利益集团需求的傀儡,而是用思想推动变革的关键角色。赫尔是自由贸易的倡导者,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尽管大萧条导致了一个非常困难的局面,并导致了所有国家的自我保护倾向,赫尔意识到长期自我保护只会加深危机。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想法。当然,开放并不意味着美国必须牺牲自身利益,而是通过对等措施共同降低关税壁垒,实现双赢。

大萧条时期,美国遭遇了一场非常严重的危机,这让更多的人对以前的政策进行了深刻反思。我们都意识到,这场危机实际上与各国之间的“报复循环”有关。美国的高关税引起了许多国家的报复,贸易环境急剧恶化。在这方面,美国相对于英国处于弱势。英国有许多殖民地。一旦贸易战爆发,美国将很难进入英国管辖的市场。这使美国意识到,他们在1930年推出的“和利时关税法”将关税提高到历史最高水平。事实上,它只维护了华南农业集团的利益,对全国极为不利。

另一点是,在“罗斯福新政”期间,美国敢于转向开放贸易政策的原因也与国力的增长有关。在第二次工业革命期间,美国逐渐落后,卡内基在钢铁工业,洛克菲勒在石油工业,摩根集团在金融业...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最先进的工业国家,其金融中心也从伦敦转移到纽约,因此美国的大萧条将蔓延到全世界。这种形势的变化使他们成为自由贸易竞争的最大受益者,也是开放贸易政策的大背景。

第一财经:除了上述背景之外,1934年美国国会通过《贸易协定法案》(Trade Agreement Act)时发生了另一件事,增加了总统制定贸易政策的权力。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

余江县:将制定贸易政策的权力从国会移交给总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从结果来看,该法案的效果非常好,加速了美国向自由贸易政策的转变。在此之前,美国总统一直是贸易政策的推动者。虽然他有权提出建议,但他不是领导者。1934年后,总统成了主角。

第一财经:欧文是否认为总统相对更有能力从整体角度考虑政策问题?

余江县:欧文确实这么认为。总统选举需要赢得全国所有选民的选票,而不是像议员那样只考虑自己选区的要求。当选后,获胜者经常说他们会考虑到国内不同群体的利益,包括来自反对党的选民。从美国历史来看,总统对问题的考虑确实比国会议员更全面,而且通常不太可能偏离国家的主流。

第一财经:虽然老布什和他的继任者克林顿属于不同的党派,但在1992年执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过程中,克林顿仍然坚持从老布什手中接过指挥棒,面对美国历史上最激烈的反对,坚决推进该法案。他认为,美国必须“努力在其他国家开放市场,并建立明确和可执行的规则来扩大贸易。”

余江县:是的,这个例子很有代表性。当时,是布什的共和党倡导该法案,而新当选的克林顿的民主党被反对派所控制。克林顿展现了伟大的战略眼光和杰出的政治智慧。通过艰苦的游说、讨价还价和妥协,以及详细的修订,克林顿成功地说服了足够多的他自己政党的成员与共和党人携手推动该法案的通过。

当然,特朗普当选后,总统的地位和角色受到广泛质疑。尚不清楚美国贸易政策是否会达到另一个转折点。

快3网上投注 辽宁11选5 贵州十一选五 江西快三

责任编辑:匿名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Copyright 2018-2019 100orpheu.com 深柳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